添加收藏
設為首頁
聯系方式
首 頁 保險資訊 信息中心 人才市場 保險論壇 黃 頁 保險精英 保險險種 代理人主頁 我要投保
 

還能拿什么來愛你

閱讀次數:4783 發布日期:2008-4-26 11:49:47 發布人:深圳保險

  五歲的時候,你說我不能再叫你媽,要叫你嬸,管大媽叫媽。

  五歲的時候,父親因病去世了,你把我送給了大媽做兒子。

  五歲的時候,我常常趴在低矮破舊的院墻上,看著我曾經的兄弟姐妹圍在你身邊,等著一鍋粗面饅頭出鍋。一雙雙骯臟的小手迫不及待地伸出來……你驅逐著他們,憤憤地說他們是一個個小餓死鬼。

  他們不走,依舊圍在你身邊,眼睛盯著黑乎乎的鍋蓋。

  你抬頭看見我,剛剛還充滿憤怒的眼神忽然變得充滿愧疚,你一定有些慌亂,不停地在衣服上擦手,然后朝我招招手,小心翼翼地喊我的小名,石頭。

  他們也飛快地仰起頭來,看到我,一起笑,我不能分辨那樣的笑是善意的還是嘲弄的,便飛快地從墻頭上溜下來,撒腿朝不遠的新家跑去。

  沖進門,大媽正在煮雞蛋,說:石頭你又跑哪去了,快,來吃雞蛋。

  我不說話,悶聲接過還燙手的雞蛋,蹲在地上找了個石頭磕幾下,蛋殼碎了,露出誘人的蛋白,我賭氣一樣一口吞下。

  大媽在旁邊愛憐地看著我。

  過了大半年,我才肯叫她媽。她很疼我,是真的很疼我。她是個溫和的女人,也許因為她讀過書,大伯又在外面做事的緣故。而你總是在焦慮的時候罵我們這些孩子,好像是我們讓你的生活變得困苦。

  或許你終于是厭倦了,終于不肯再負擔,所以那天大媽一開口,你就迫不及待地將我推到了她面前。你說:石頭是這幾個孩子里最聽話的,你就要了他吧。

  大媽把我拉到身邊,撫摩我亂糟糟的頭發,似乎猶豫了片刻,點了點頭。

  你好像終于松了口氣,眼神輕松起來。是那樣的眼神,才讓我小小的心里忽然充滿了怨恨,你把我拋棄了,你不要我了,你為此感到輕松。

  家里真的很窮,哥哥和姐姐常常為爭一塊饅頭打得不可開交。寒冷的冬天,我們兄弟姐妹四個人擠在一床被子底下取暖。記憶中的夏天我們總是光著腳度過……

  這是你把我送出去的理由嗎?可是你知道嗎?縱然再貧窮,那也是我的家。而你,把我從家里趕走了,不再讓我叫你媽。

  對一個五歲的孩子來說,那是一種巨大的痛苦。大媽為我穿上新衣的那天,我一言不發地咬著嘴唇。你說:石頭打扮起來就是好看,石頭的眉眼好。

  大媽點著頭,我卻快要把嘴唇咬破了。我心里只有一個念頭,你拋棄了我。

  你真的拋棄了我。我住到大媽家的第二天,你來送你給我做的一雙鞋子,我喊了你一聲媽。你慌忙說:石頭,叫嬸。

  大媽說:孩子想叫什么就叫什么,以后,他有兩個媽。

  你固執地搖頭,不能那樣,有規矩的,不能亂了規矩。然后又重復一遍:叫嬸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  大媽溫和而且耐心地愛著我,愛著一個心里充斥著屈辱和怨恨的孩子,慢慢地用她飽滿的愛將我一點點改變。我畢竟還小,容易被溫暖。我終于叫她媽的那天,她哭了。

  七歲,我讀小學的時候,我和媽跟著父親——也就是曾經的大伯去了城里。

  興許是我的緣故,媽對你和那個家越來越照顧,走的時候,體面的房子都給了你,還有那些看起來不錯的家具。那天你一直在看我,后來你伸手想摸摸我的頭,我躲開了。

  第二天,我跟著媽離開了生活了七年的鄉村,離開了你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  對一個孩子來說,忘記真的很容易。城里的生活很新鮮,對我充滿了誘惑力。我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改變了一個農村孩子多年的生活習慣,越來越像城里那種洋氣的小孩。穿校服,穿白運動鞋,頭發短而整齊,說普通話。我不讓媽再叫我石頭,而是叫我的學名,張謙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  我沒有想到你會來。秋天的季節,街上剛剛有落葉的日子。那天放學回到家,進門就看見你。

  我不知道那時候你多大的年紀,看起來像個老婦人,顏色黯淡的衣服,很久沒有清洗的頭發,還有粗糙的手指。看到我,你充滿著慌張和驚喜,怯怯地喚我:石頭。

  別叫我石頭。我粗暴地打斷你,我叫張謙。

  你一下不知所措起來,張了張口,沒有說出話。媽端著菜從廚房里出來,說:張謙,不許這么跟嬸說話,嬸是來看你的。

  飯桌上竟然有新鮮的玉米。我不假思索地伸手拿了一個貪婪地啃。這是我小時候最愛吃的,但那時候你總舍不得在它們正新鮮的時候摘下來煮給我們吃,總要等到熟得咬也咬不動。

  媽說:就知道自己吃,嬸大老遠給你背來的,你這孩子,怎么越來越不懂事。

  咯噔一下,我猛地被噎住了,手里的玉米吃也不是放也不是。你慌忙站起來捶我的背。我咳了一聲,咳出一粒玉米。你說慢點吃慢點吃,嬸給你拿了好多呢……

  我卻失去了吃的興趣,因為是你拿來的。我不想再接受你給我的任何東西——愛,或者其他。你將我送了人,我和你已經沒有關系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
  你住了一晚,一直在和媽說話。我聽到你們很少的對話,媽說:孩子在這里,你放心吧,以后想了就來看看。你低聲地說:放心放心,不來了不來了……

  你就真的沒有再來過。

  我讀了初中,讀了高中。那些年里姐出嫁了,哥也娶了媳婦,小妹去了廣州打工,你身體不太好……這些事是媽告訴我的。聽的時候,我一直沉默著。媽說:你考上大學回去看看嬸吧,這些年,她一直惦記你。

  我沉默片刻,搖了搖頭。太久了,我不知道該怎樣和你相處,猶如陌生人,是曾經愛過也怨過然后忘記了的陌生人。

  1998年夏天,我考上了大學。媽又讓我回去看你,我還是拒絕了。媽說你肯定會來的,這次,她把我考上大學的消息告訴了你。

  你卻沒來,讓人帶了3000塊錢。看著那些錢,我不置可否。

  錢,媽又讓人給你帶了回去,還帶了一些藥。你的心臟不好,腰也不好,一到陰天就會疼。媽說3000塊錢可能是你攢了一輩子的。

  其實你真的不用這樣,我已經不再怨你。但是愛你,也已經不可能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  大學生活更加忙碌,看世界,談戀愛,想未來….畢業,工作,繼續談戀愛……不到30歲的男人總覺得自己會有無限好的生活,并努力為之打拼。

  你終于病倒了。這次,媽沒有征求我的意見,而是下命令:張謙,你必須回去。

  回村的路途漫長而陌生。等在車站的是已經年過四十的大哥。媽快不行了,他說,就是咽不下那口氣,在等你。

  你真老,滿頭的白頭發,可是大哥說你才六十四歲。你看起來像八十四歲。

  你的一雙手干枯得只剩下皮。我站在你身邊,為眼前的情形心酸,忽然想喊你一聲媽,像小時候那樣,可張了張口,喊的卻是嬸。

  你聽見了。伸出手摸索著找我的手。我彎下身來。你想說什么,可你太虛弱了,我只得將身體彎得更低,低到你的耳邊。

  斷斷續續,五個字,你說了好半天:石頭,別怨媽……

  石頭,別怨媽。五個字,我的心像被撕開了一道口子,二十幾年光陰覆蓋的痛,就那樣一下被撕裂。你的手一松,我慌忙去握,終于握住,硌得我的掌心生疼。

  你就那樣走了。聽到哭聲一片,我呆呆地俯在你身邊,握著你瘦削的手指,久久沒有眼淚流出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
  那晚,我和大哥為你守靈。

  大哥是個有些訥言的漢子,斷斷續續地說:石頭,那些年,因為你,我一直生媽的氣。不是氣她把你送走了,是氣她送了你而不是我……

  我是出生在中間的孩子,上有哥姐下有妹,出生時就身體不好,多病,吃飯時總搶不過他們。大媽沒有孩子,又看我們生活艱難,想過繼一個撫養。那時哥已多少懂得生活,曉得大媽家里富裕,哭著喊著要過去。而我們家鄉的風俗,過繼給人的也應該是長子。為了我,你卻硬是違了這個例……

  你一定要將我送出去,我不知道那一刻你的心有多疼。而你在失去我的那么多年里,是怎樣隱忍著不去看我,不去打擾我的生活。這么多年,我始終是你生命里的一道傷口,再也沒有復原,你愛了我一生,想了我一生,也疼了一生。

  你還能拿什么來愛我呢?在生活的苦難面前。而如今,我又能拿什么回報你呢?在生命的無情面前。

  大哥說:媽是想你想的,把心想壞了。

  眼淚終于開始流下來。在你的面前,第一次,我哭得像個不懂事的孩子。《讀者》2008.08
小S的第一本漫畫書:心機母女  北京媳婦與農村婆婆的戰爭:婆婆來了  最后一課  “太陽媽媽”:如山災難過后兒子來了  堅持“一件事原則”  

參于評論: (非會員不可發表評論 )


 
 
評論列表:  
[更多評論][打印本頁][關閉窗口]    Top
 
關于我們 | 使用條款 | 招聘英才 | 誠征代理 | 友情鏈接 | 聯系方式
© 2004 深圳保險網 版權所有  技術支持:恒易科技
新年符号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