添加收藏
設為首頁
聯系方式
首 頁 保險資訊 信息中心 人才市場 保險論壇 黃 頁 保險精英 保險險種 代理人主頁 我要投保
 

以房養老第一人后悔:生活沒改善 錢都很難支取

閱讀次數:2234 發布日期:2014-2-23 16:41:47 發布人:深圳保險網

  2014年1月17日,四川省政府提出 《關于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實施意見》。《意見》指出,要按照國家統一安排,探索開展老年人住房反抵押養老保險試點。

  在成都,鐘大爺被媒體稱為 “以房養老第一人”。2012年10月,時年79歲的他與當地社區管理機構簽訂協議,由社區出錢出力幫鐘大爺養老送終,大爺百年之后,把自己的房子贈送給社區。

  然而,記者近日回訪鐘大爺,鐘大爺卻說自己后悔了。

  大爺有牢騷 獨居生活自始至終

  成都一環路北一小院只有2個單元,設施陳舊,鐘大爺就租住在1單元1樓的樓梯背后。2012年,同社區簽訂遺贈扶養協議不久,鐘大爺就搬到了這里。每個月900元的租金,一直由社區代管的“鐘大爺專賬”支出。

  據媒體報道,鐘大爺原有一套20多平米的老房子,是過世母親留下的單位公房。一直未婚的他沒有子女,兄弟姐妹也先后去世,侄兒、侄女幾乎不來往。原來的老房子里,堆滿了撿來的瓶瓶罐罐,一個沙發就是睡覺的地方。當時社區為其辦理了低保,一個月有300多元,社區對他主要是“鄰里守望、社區幫扶”為主,逢年過節獻上一點愛心。

  2012年,鐘大爺的老房子被劃入“北改”范圍,他也由此獲得一套“公改私”的新房,新房將在原址新建,超過60平米。2012年10月,鐘大爺與所在社區(新村河邊街社區)管理機構簽署協議,協議規定由社區安排人員照顧鐘大爺,管好他的衣食住行,幫其看病就醫。鐘大爺百年之后,將房產過戶給社區,公證人員在現場做了公證。

  在記者敲門等待時,鄰居向女士說,這個大爺有點怪,“他不跟別人說話,一個人煮飯一個人吃,吃了飯就出門耍去了。”向女士說,鐘大爺仍然喜歡撿些瓶瓶罐罐回家,但是很少見他賣掉,“好像不缺錢,每周專門有人上門服務兩次,幫他洗衣服掃地。”

  沒多少人知道,鐘大爺在附近有一套60多平米的新房子,在鄰居眼里,鐘大爺過得非常清貧。

  對于社區他有牢騷

  下午3點半左右,鐘大爺總算從屋里出來了。他說,簽訂協議后他的生活質量并沒有得到明顯改善,他實際上沒有用到社區的錢,自己的錢都很難支取。

  鐘大爺介紹,搬到這里頭幾個月,他仍照舊領著低保,“開始說每個月700塊錢生活費,我沒有拿。”目前,他每個月可以領到1000元出頭的“退休工資”,是去年7月在社區幫助下,一次性購買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,購買費用由民政報銷一部分,“鐘大爺專賬”支付10000多元,“他們承諾得好,說生老病死都由他們負責,(拿我的錢)幫我買了保險叫他們負責嗎?買了‘工資’過后,就沒得人管了。”鐘大爺說,“專賬”里的錢都是他的拆遷補償款和獎金,并非社區給的錢。

  站了不多久,鐘大爺說去自己家坐坐,他的腳累了。早年,鐘大爺因為絆倒落下殘疾,右腳行動不便,出門都靠手推車,“就這個車子,我想換成輪椅,找他們要錢,他們說怕掉了,不給我買……”

  鐘大爺的租住屋只有30多平米,堂屋沒有臥室大,而臥室只擺放著一張1米寬的床、一張小桌和一臺書柜。堂屋里的燈泡壞了,還沒人來修,“每周一和周五有人來幫忙打掃衛生,想等他們來了再換,前兩天公司說換人了,結果昨天沒有來。”鐘大爺所說的公司,是由社區購買的居家養老服務,服務機構每周派人來照顧鐘大爺兩次,每次半天時間。

  對于社區的工作,鐘大爺雖有牢騷,但是他并未打算撕毀與社區的協議,“我現在是過一天算一天,本來就過慣了(苦日子)。”

  社區:生活大有改善

  在社區管理者概念中,還沒有把照顧鐘大爺當做“以房養老”的嘗試。社區服務中心主任馬波說,鐘大爺是一個特殊的案例,“他是孤老,年齡很大,很多政策也不清楚,2012年開始拆遷的時候,先是委托我們幫忙辦理相關事宜,后頭才說把房子交給我們,我們來給他養老。”

  在馬波看來,簽訂協議之后,鐘大爺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。“可能是性格使然,他平時很少跟人打交道,平時生病都是社區幫忙照顧。”由于鐘大爺行動不便,他的住房賠償、“公改私”等手續,也是委托社區辦的。簽遺贈扶養協議的事,也是在那時就說好的。

  “現在他生活得還是不錯了嘛,他住那個地方,每個月900塊錢,他不想搬了。”馬波說,社區之前為其爭取到廉租房,但是鐘大爺沒有接受;后又動員其在新房建成后入住新房,鐘大爺同樣表示“不喜歡電梯公寓”,社區因此一直為其租房居住,“每個月有1000多塊錢的養老金,足夠他日常開銷。”

  新房建成會出租

  社區為鐘大爺做了專賬,在記者看到的2013年賬本上,記錄有鐘大爺的兩筆收入,一筆是60000余元的拆遷補償安置費,一筆是20000元的獎勵,總計80000余元。支出主要有三項,分別是15000元的搬家及添置生活用品費、10000多元購買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的費用、7000元房屋租金。余下40000多元。

  馬波介紹,賬本會接受審計和監督,“他有時候也會找理由來要錢,比如買了衣服來報銷,我們也會給他,但是理由不充分,我們怕他亂用,就沒有給他。”馬波說,鐘大爺曾經以1960年欠人300多元,現在要還30000多元為由要支取,社區也沒有給他。

  “現在新房子還沒有建成,建成之后我們也計劃租出去,每個月可能有1000多元收入,我們會給他貼補費用。”馬波說,“雖然現在還有結余,但是如果遇見生病住院,雖然有醫保,自費還是要一部分;還有他去世后,還涉及部分安葬費,這點錢肯定不夠用。”馬波表示,根據協議,如果錢不夠,社區將墊付,“將來收取的房租,可能會貼補這一塊。”至于老人去世后房子該如何辦,馬波表示,這要到時候再看。

  ■專家說法

  協議為“遺贈扶養”合法有效

  四川大學教授王建平表示,鐘大爺和社區簽訂的遺贈扶養協議經過公證人員公證,應該是合法有效的。

  王建平表示,遺贈扶養協議一般是老人同自己的親屬或者鄰居簽訂,與單位、組織簽訂較少,但是社區仍是合法的組織,簽訂的協議合法有效。遺贈扶養協議一般規定要照看老人的日常生活起居等義務,若受托方沒有履行義務,則應通過協商處理。

  “以房養老”是生意 社區最好別搞

  省社科院社會學專家胡光偉說,以房養老是一門“生意”,“它是金融機構做的生意,是讓有提高養老質量需求的居民,將自有住房反向抵押給金融機構,按時領取養老金。”胡光偉強調,以房養老是養老的補充,不能是唯一的模式。

  胡光偉表示,既然是一門“生意”,社區就不應該參與進來,“社區只是一個居民的自治組織,沒有那么多錢,面對老百姓的養老壓力,可能無法兌現承諾,國家也無相關管理規定,對雙方來說都沒有保障。”

國內最大保險理賠案涉及賠款9億美元 13家險企承擔  京失業保險金標準上調失業超一年每月限領1012元  新農合最高支付限額達8萬以上 比例提到75%左右  中保協統籌推進意外險新行業標準落地  國壽營銷員為男友虛構理財騙錢 對方已不知去向  

參與評論: (非會員不可發表評論 )


 
 
評論列表:  
    [更多評論][打印本頁][關閉窗口]    Top
 
關于我們 | 使用條款 | 招聘英才 | 誠征代理 | 友情鏈接 | 聯系方式
© 2004 深圳保險網 版權所有  技術支持:恒易科技
新年符号客服